月奪

将冷门进行到底

【圣斗士G】 瞬 ㈡

“沙加,你……弄痛我了。”艾欧里亚紧抓了眼前人的背部,因痛感使得他加重了力度。

“抱歉。”

“射【谐】后还要往里顶一顶,你以前不这样做的。”

沙加靠近了说话者的耳垂,轻轻撕咬的同时说出:“想让我们的孩子少走些冤枉路。”

“……!!这是出家人该说的话吗!!从我里面拿出来!!你……还往里面顶……”

“不可以吗?艾欧里亚。”

“……并不是不可以。”

“那么,我继续了。”

正当两人的小宇宙剧烈碰撞之时,处女宫的结界接收到一股具有攻击性的小宇宙。艾欧里亚趁着沙加感应周边动静时光速从床上坐起身,但他来不及穿戴衣物,只能临时性召唤了狮子座黄金圣衣的下半部分以遮挡身体。

来者安静的立于艾欧里亚的眼前,逐渐绽放开的笑意带着孩童应有的纯真。“艾欧里亚,我有问题想要请教你。”

“你是一个人从狮子宫走过来的吗?对于小孩子来说很辛苦的。”艾欧里亚走过去向孩子伸出手掌心,示意对方跟随自己。

孩子伸出的手指被艾欧里亚握在手掌心中,力度恰到好处。

“艾欧里亚,今天的装束很特别。”

“我和沙加刚进行过一场激烈战斗。”

“我能够感受到艾欧里亚强大而炽烈的小宇宙,充满了爱与热情。”

“瞬好厉害。”艾欧里亚蹲下身体与孩子的视线保持平行。并让孩子靠坐进沙发中。同时暗示沙加拿杯冰水过来。

沙加安静的坐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视线中带着一丝警惕。刚刚那具有攻击性的小宇宙确实来自于宫殿之外,而处女宫附近除了特定的把守者不会有其他存在。这种突然爆发而出的巨大小宇宙真的是眼前的这个孩子吗?

瞬并没有太过在意来自于周身的视线,而是全身心的与艾欧里亚交流,最后索性坐在后者裸露出来的大腿上。

这让沙加有些不快,但他无法当着艾欧里亚的面制止这种行为。

艾欧里亚将狮子形态的黄金圣衣召唤于处女宫,并向瞬讲解关于小宇宙的相关信息。瞬一直认真倾听着,投来的笑容之中表达着他的真情实感。而待在一旁的沙加亦表达出他不满的真情实感。

狮子宫收养小孩的传闻很快就传遍了十二宫。

“如果修罗还在圣域的话,想必是第一个冲进狮子宫一探究竟的人吧。”卡妙携带冰河向着处女宫靠近,在跨入进去的同时感受到来自于不同个体的复杂情感碰撞。

冰河一眼认出了瞬,并快速接近了艾欧里亚身边的这个孩子。

“瞬,一晃一年过去了,你在那里还好吗?”

“我已经顺利毕业了。”

“你拿到了仙女座的圣衣了?”冰河诧异的望向眼前人,等待着答案。

瞬并没有回应这份期待。短暂的沉默过后,是他轻轻摇一摇头。“想要得到圣衣就必须和同门战斗,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不希望多年之后我们之间是这种敌对关系。”

“你不正是为了能够见过一辉才坚持下去,不是已经约定过了,要以最好的姿态再次相聚吗?瞬!”

“那么你呢?冰河。你会为了得到白鸟座的圣衣与你的师兄决斗吗?哪怕那是残酷到需要付出生命的战斗。”

“艾尔扎克是我所敬爱的兄长,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但是,我们之间的战斗并不是为了争夺圣衣,而是为了回应师傅对我们的教导。每一天不间断的艰苦训练,忍受冰冷与时刻警惕身边所潜藏的危险。我……会选择与艾尔扎克决斗。我相信,这也是师兄的期望。”

“即便会相互伤害甚至付出生命吗?”

“如果是师兄的话,这条命给他也无妨。”冰河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感受到有一股温暖轻抚了肩膀。前者如同回应一般的将身体扭转过去望向来者。“刚才说的话,绝对是真心。”

“我相信你,冰河。无论我们中的谁得到白鸟座的圣衣,都是师傅的骄傲。你同样是我艾尔扎克最值得骄傲的师弟。”

“这复杂的小宇宙是什么情况……”说话者自觉的脱鞋后进入处女宫,不忘用余光扫射了一眼沙加。看后者安静的坐在沙发中没有要训教的节奏便放下心来。“瞬,你怎么会来到圣域,我们的修行应该还没有结束。”

“星矢见到我不开心吗?”

“开心是开心了。”一边说着走过去来了一个爱的抱抱。“偶尔休息也不错,只要你的心中还抱持着再次见到一辉的决心。你便不会输给任何人。”

“代替我去往死亡皇后岛的哥哥,也是以这种心情在坚持着,我怎么能够让哥哥失望呢。”瞬回头望向艾欧里亚的双瞳,湖蓝之色平静而柔和。

临近黎明之时,瞬来到艾欧里亚的房门前,轻缓的推开门来到睡梦中之人的身边。他安静的立于床沿,缓慢伸出的右手轻触上艾欧里亚的额头。温度沿着指尖向着体内传递。“时隔千年,朕找到你了。”

评论(4)
热度(19)

© 月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