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奪

将冷门进行到底

【圣域传说Los】– apotheosis ⑴ – 大艾/鱼/狮

大艾<- 狮子<- 鱼(大艾人生赢家系列)
重改下文名,感谢露露救我这个取名废(土下座)
此篇沙加是小艾监护人,米罗是阿布监护人。

——  ——  ——

“哥哥!”孩子一路小跑跟随在高大的身影之后,而前方之人丝毫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这让孩子的喘息更加强烈起来。

“待你跟得上我的速度之时,便是你我对话之日。”男人留下这句话后停下脚步,但他并不是为了等候孩子,而是将双翼铺展开。金色的羽翼在阳光之下反射出强烈的光线,晃得孩子急忙遮挡住视线。待他再次睁开双眼时,眼前人已失去踪影。

孩子就这样伫立望向远方。即便他已经看不到男人丝毫的身影。

“艾欧里亚又去追随他了吗?”说话者停下欲插花的动作,看向天蝎宫的宫外。“米罗姐,大艾哥哥为何不停下脚步看一看艾欧里亚呢?他们是彼此的至亲,血脉相连的亲兄弟。”

“不要去猜测艾俄洛斯的心思。因你无法得到你想要的答案,阿布罗狄。”米罗抬起一杯咖啡轻啜,微甜的后味带起了丝丝的苦。

阿布罗狄倚靠在双子宫之前等待着艾欧里亚的回归,待他看到那抹笔直的身影出现之时,一抹笑意绽放于唇前。“告白失败第69次,老规矩,二选一。”

“我不想到沙罗双树园打坐,沙加今天不在圣域。”艾欧里亚抬头望向阿布罗狄的眼睛。他一直觉得眼前的男孩过分的好看,漂亮到会让自己分神。

阿布罗狄向孩子伸出了右手,抬起的玫瑰示意后者回应自己。艾欧里亚并没有去抓眼前人的手指,而是轻拉住对方的衣角。阿布罗狄默认了他如此的作为。

阿布罗狄的周身时常伴随着清香的气息,这些气息会吸引一些珍禽鸟兽来到他的宫殿。即便双鱼宫位于高空之中,也无法阻止花儿盛放带来的华丽场景。阿布罗狄会静立于园林之中,抬起的手指之中拿捏着火红的玫瑰,犹如血般的艳丽。微风掠过之时,地面上散落的各色花瓣会随着风的指引缓慢飞舞,它们将阿布罗狄包围在其中。

夜渐渐地暗下来,出任务归来之人匀速向着教皇厅前行,在他路过狮子宫的时候艾欧里亚的房间依然灯火通明,但他并没有驻足停留。距离教皇厅越近,充满敌意的小宇宙就愈发强烈。艾俄洛斯的脚步最终因突袭而来的玫瑰停下来。

黑暗之中,双鱼宫的主人提着一盏灯站立于玫瑰花园之中。

“夜深了,再不睡不漂亮了。”艾俄洛斯说出这句话之后踏入双鱼宫,准备继续前往教皇厅。

“艾俄洛斯哥哥,你有路过狮子宫吗?”

男人并没有回答他,向着双鱼宫的主人投出去一枚吊坠。

“这是……?”

“你和艾欧里亚年龄相仿,如果他寂寞了,希望你可以陪伴他。”

“这些自然不必交代我也会这么做的,但是大艾哥哥,他更需要的是家人的陪伴。”

“在成为圣斗士的道路之上没有家人。”艾俄洛斯放射而出的视线带着些许的冰冷,令欲开口驳回的阿布罗狄放弃了争论。

艾俄洛斯不再与身边人继续交谈,而是迈开了步伐向着教皇厅的方向走去。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感受到身后爆发而起的小宇宙。来自于阿布罗狄周身的光芒带着浩瀚的星辰之光。被三色玫瑰包裹其中的人正直视了艾俄洛斯的方向,缓慢抬起的手指向着空中抛出了一支玫瑰。在如此漆黑的场所,透过月光的照射,玫瑰发出血色一般的艳红。

玫瑰向着艾俄洛斯的方向光速飞驰,擦过了后者的脸庞。浓烈的血腥的气息顿时四散开来,血液沿着艾俄洛斯的脸颊肆无忌惮的滑落,而后是扑面而来的玫瑰几乎令这个场所窒息。

艾俄洛斯微微扬起一丝笑意,跳起身的同时黄金箭已然成型于他的双手中。从高空光速射来的黄金箭最终插入玫瑰园的泥土中,带起了双鱼宫的轰鸣。玫瑰的残影伴随一阵风的呼啸声在双鱼宫之中飘落,它们散落在阿布罗狄的头发与身体上。

“明天来申请双鱼宫维修事宜。”如此说着渐渐抹去身影。

阿布罗狄紧抓了右手中的玫瑰,唇角几乎渗出血来。

阿布罗狄依然还是将吊坠交给了艾欧里亚。“你哥哥送的。”

“……谢谢。”

“你这样道谢他是听不到的。”

“不,我是在向你道谢。”

阿布罗狄竟然有一瞬间觉得,昨晚的一切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糟糕。

几日之后,阿布罗狄如往常般静立于双子宫前等候,但他并没有等到任何人。“这个笨蛋!”阿布罗狄将玫瑰捏碎于手心,散落了一地的荆棘。

艾俄洛斯挥舞而起的双翼将周身的妨碍物切割分离开,让四处躲避之人再没有藏匿之处。“放弃挣扎,这是圣域给你的最终机会。”

强大的气场与萦绕周身的小宇宙将空气渲染上凝重感。

“哼……不要忘记了,那个女婴还在我的手中。”

艾俄洛斯收回了铺展开的双翼,由高高在上的姿态降落下来。向着说话者的方向靠近。

“是什么样的存在值得圣域派出最强的你来夺回。”

“将死之人不需要知道答案。”艾俄洛斯将右手抬起至眼前平行,逐渐幻化而出的黄金箭闪烁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放开雅典娜,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男人狂然大笑出声,身体因这股力量颤抖起来。“能下得去手的话,尽管射过来吧。如果不怕你的女神受到伤害的……话……”

余音未落,黄金箭已准确无误射入男人的咽喉,爆发而出的血带着男人狰狞的面孔就这样定格于原地再无声息。

艾欧里亚很清楚的看到了整个过程,哥哥的箭并没有直射出去,而是像光的折射般散发出无数道攻击,最终汇聚于男人的咽喉处。

艾俄洛斯将女婴抱入怀中,用身体为她遮挡了喷涌而出的血液。逐渐抬起的视线之中在看向婴儿时展现出一抹柔情。“我来接你了,雅典娜。”

这是艾欧里亚第一次看到艾俄洛斯如此的表情。如此温暖,充溢了爱意。但是这份爱不是为自己,而是另一个人。艾欧里亚紧抓了胸口,窒息感令他无法停止眼泪的滑落。“哥……”他的声音被更加强烈的香气所遮掩,来者抬起了双手捂住了艾欧里亚的双眼,并将胸口紧贴上后者的背部。“这些治愈身心的花儿会让你的情绪波动得到缓解。下一次……不要跟随在艾俄洛斯的身后了。让自己变得强大,不输给任何人。成为他无法避开视线的存在。”

透过手指,阿布罗狄可以很清楚的感知到一股暖流轻抚了他的手心。温暖到几乎令他落泪。

评论(8)
热度(23)

© 月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