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奪

将冷门进行到底

【圣斗士】——喰 ambiguity——(穆小艾)

“神官在你的宫殿地下室内提取到艾俄洛斯的骨骼组织。你已经无法回到圣域。”

“哥哥他有消息吗?”

“你该接受现实了,艾欧里亚。”说话者将一杯看似并不怎么美味的液体抬起到金发青年的眼前。

“拿走它。”

“你需要它。还是说除了沙加以外,其他人的血液让你产生愧疚感?”

“不单单是愧疚那么简单,我需要依靠活人的血肉来维持生命体征。在日复一日的伤害之中我的身体也出现了排斥反应。”艾欧里亚抬起双眸望着对方,轻缓站起身的同时将衣物拉开。

“纹……”说话者伸展开的手掌轻抚上艾欧里亚的皮肤,在触碰上颈项的瞬间感受到后者的抗拒。两股温度相互贴合,从颈项处向着胸口挪动,从手指上传来的热量已经超出常人应有的温度,并不光滑的肌肤因血管的凸出绘制而成的宛如山脉的画面令观察者无法移开视线。最终在抵达小腹时被艾欧里亚用右手阻挡了继续向下挪动的机会。

“这样的身体,甚至连黄金圣衣都无法披挂。”艾欧里亚并没有用衣物遮挡裸露出来的胸膛,他迈开了步伐向着圣衣箱子的方向走去。

金色的光芒自他的周身萦绕而起,由低处升腾而起的小宇宙犹如火焰一般将他缠绕。艾欧里亚每迈进一步,圣衣的轰鸣声便回应着对方。当拥有者与圣衣的距离已经达到极限之时,黄金圣衣的光芒冲破了箱子向着反方向重重落下去。圣衣以狮子的形态显现,并面对了自己的主人发起了防御。

“它在抗拒你。”说话者抬手抚摸上狮子座黄金圣衣的头部,从这份触碰当中,他感受到了圣衣内部所充斥的莫大恐惧。

“它在害怕。因我是一个怪物。”

“艾欧里亚!”

“难道不是事实吗。从你踏入这里开始,不觉得奇怪吗。”艾欧里亚向着对方缓步走去,抬起的手指触碰上后者的侧脸,逐渐靠近的气息之中蔓延出腥味。

“你不问一问沙加身在何处吗?穆。”

“这不重要。艾欧里亚。”

“对你来说什么才是重要的?”

“维持你的生命。”穆转身向着大门的方向靠近,在手掌触碰上去的同时强光照射进屋内,为这份阴冷增添些许的暖意。

“如果沙加可以代替艾俄洛斯原本的活体饲料的位置,那么谁可以代替沙加?长期不间断的供应血液只会让你失去更多的亲友。无论他们是否自愿。而且我相信你从一开始便是拒绝的。”

“体内的渴望会接受我所抗拒的一切。”

“活着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你也不例外,艾欧里亚。”穆将手掌用力推出去,在两人面前呈现出来的,是嘉米尔的坟场底部。在这里聚集了众多往生者的思念。他们相互撞击着,发出了更加洪亮的悲鸣声。在被灵魂环绕着的中央,缕缕发丝因崖底的强风被呼啸而起。狂乱的飞舞着。

“……瞬?他在那里做什么?”

穆并没有回头看向艾欧里亚,而是就这样将手指点击向小宇宙的漩涡中。“复活死者,以冥王哈迪斯的意识。”

“简直是乱来!”艾欧里亚起身想要靠近大门的方向,却被穆紧抓了手腕。“没有人有义务为我做到这种程度,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瞬终于摆脱了哈迪斯的控制,他的行为形同于……”

“自杀。”穆淡然的接下了对方的话。

“……既然明白,就更不能放任他这么做。”

“你无法从这里离开。艾欧里亚。缺失血液已使得你的身体处于暴走的边缘。踏出沙加为你创造的结界,隐藏于你体内的那个东西将会带给你无尽的黑暗,剥夺你的意识。你曾经无数次梦到过吧,无法掌控自身进行杀戮的绝望感。”

穆依然紧握着艾欧里亚的手掌,向着自己的方向拉近,逐渐靠近的湿气亲吻在手指上。“你不能放弃,我不允许你放弃。无论需要做出多少的牺牲,即便要利用往生的死者,我希望你活着。以自身的意识。”

评论(4)
热度(12)

© 月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