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奪

圣斗士·沙小艾—酒肉穿肠过,小艾腰上坐

完结。

一对百合一对基。

男友力爆棚与魔女的少女心😂😂😂

啊……原来我在看少女动画……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8

“让我好好看看你。”加隆托起眼前的脸庞,向着自己的方向拉近。在即将抵触到后者的鼻尖时,挤出一抹笑意。“你依然是如此毫无防备。在我的面前露出这种撒娇的表情,明明已经属于另外一个人,却如此轻易的在我这里显露出思念之情。”

“加隆,你还好吗?”艾欧里亚回应了这份触碰,将手掌心覆盖在加隆的手背上。

“在思念你的时间里,喜忧参半。里亚,如果……”加隆稍稍顿了顿,继续说下去。“如果我比沙加更早对你表露心意,你会选择我吗?”

艾欧里亚没有躲避这份凝视,既深情同时惧怕抗拒。他可以很清晰的感知到身前人内心的颤动,通过相互触碰的地方传递过来。渴...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7


“巴德尔,很抱歉。昨晚没有和你打招呼便离开了。”艾欧里亚推开门进入房间,看屋内并没有开灯,一道身影正坐在床铺上。

听到有动静,床铺上之人缓慢站起身,但并没有挪动身体而是就这样等待着对方靠近。

“你生气了吗?我会把我的朋友介绍给你认识,并向你郑重道歉好吗?”艾欧里亚伸出去的手掌被黑暗中之人紧握,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施加在手指上的力道在逐渐增强,疼痛感令他停下了动作。

“那个人是处女座的黄金圣斗士沙加。传说中最接近神的男人。”

“这种称号你不需要太在意,虽然他的性格确实有些……”艾欧里亚并没有机会收回他的手臂,除却疼痛感之外,从对方身上传出的小宇宙带着一种无法解读的感觉,就像面前的这个人失去...

我艾的带孩子技能max


骚年呦  你终于不染发了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6

“菲利路。”隐藏于风雪之中的身影逐渐显露出来,来者将披风更紧的裹住身体,站立于距离少年几米的地方。

“你在监视狮子座?巴度。”少年伸出的手掌覆盖上银狼的头部,轻微的将毛发捋顺。

“这是我的任务,你应该很清楚。亦或者你比较在意藏于巨石后的巴德尔?”

“巴德尔的实力无法辩驳。在仙宫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且精通体术并拥有极佳的精神力。面对不畏疼痛与寒冷的巴德尔,想必捷克弗列德也束手无策吧。”

“感知疼痛对于人类来说是自我保护的形态。他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巴度向着后方退去,被风雪逐渐掩埋的同时劝告对方不要太过亲近异乡人。

“银月...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5

“这是从亚斯格特寄回的信件,可能会有你感兴趣的内容。”男人抬起的手臂示意迪斯马斯克将箱子中的东西送往大殿中厅之人的手中。

“你在仙宫中安插了圣斗士?”

“正因有卡妙与艾欧里亚的前往,他们才会把注意力转移在异乡人的身上。”

“你默认了此事,撒加。”

“你也正是如此,沙加。以你的能力不可能感知不到世界的异变。”撒加从宝座站起身踏着台阶走下来。“死者以英灵的身份在世界各地复活,渐渐壮大,从而组建为一支军队甚至超过亚斯格特的原住人口。”

“这是神与神之间的一场赌注。”

撒加来到沙加的眼前,抬起的右手摘下了厚重的面具。蔚蓝色的长...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4


“苏鲁特,你感觉好些了吗?”卡妙将一杯温开水端过来放在床头,伸出的手臂将侧躺之人扶起来并在对方的腰处垫了枕头。

“不用太过担心,虽然伤口很深却也没有伤及生命,况且巴德尔做了紧急治疗,只不过这段时间的训练无法参加了。”苏鲁特接住了卡妙递送过来的水杯,放于唇前呼出一口热气。

“刚刚趁着你休息的时间去看望了辛穆尔。”

苏鲁特饮水的动作突然停下来,缓慢抬起的额头看向卡妙的双眼。那是一双从不避讳他人视线的凝视,无论是从七年前开始,还是现在。“你依然没有改变,卡妙。”

“你是我的友人的事实同样不会改变。”卡妙坐在床边,抬起的双手覆盖上苏鲁特的手背,“因我的缘故才会使你放弃了成为圣斗士的道路。无...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3


我们的亚斯格特之神奥丁啊
我们居住的亚斯格特
位于北方的尽头
长年被冰雪所覆盖
我们不知温暖阳光为何物
亦未见过丰沃的花草树木
如果我们要替世人承受这种苦难
如果那是神赐给我们的考验
是命中注定的话
我们乐意承受这种苦难
一切都是为了令这个世界
得到永远的和平与爱



“艾欧里亚,你又来到这里了吗?”

艾欧里亚闻言微微转身,与来者的视线相接。“看到她的身影,不由自主的会想念我们的女神。虽然在她襁褓期间就从圣域离开,但我坚信女神的祈祷从未间断过。”

“希路达小姐日复一日在这座祭坛前祈祷,为这里努力生存的人民以及属于我们的家园亚斯格特。”

“巴德尔,平时不喜出门的你今日竟也会来到这里。”如此说着的艾欧里亚将外...

圣斗士星矢Episode.G 「帰り道」  #92

—亚斯格特篇—

沙加静坐在处女宫的大厅中央,他并没有像平时一样穿戴处女座的黄金圣衣,且沙发与家具全部推到四周角落。从大门望去,宫殿内没有开灯,而是透过大厅中央之人的小宇宙将宫殿照亮。

感应到了有人向着自己的宫殿靠近,原本全力开启的不动明王缓慢的解开封印,最终落回到他的手中。

“我没有打扰到你的冥想吧。”说话者直立于宫殿前的台阶上,右手中托着属于圣衣一部分的头盔。“方便谈话吗?沙加。”

“你是以个人身份与我交谈亦或者被加隆委托。”

被问话者席地而坐,将头盔轻放置于手边。“以艾欧里亚的友人,同属于雅典娜圣斗士的白羊座穆的身份...

© 月奪 | Powered by LOFTER